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

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

18565871528(tel)

18565871528(fax)

当前位置: > 头头体育竞技 >

“电竞男模”喜欢经济学,钟鸿森渴望站上亚运舞台|专访_1

2022-05-25 19:16字体:
分享到:
html模版“电竞男模”喜欢经济学,钟鸿森渴望站上亚运舞台|专访

2019年12月15日,4AM获得第一届PEL冠军。从左至右分别是吴春剑、李赫、钟鸿森、冯姝杰。4AM俱乐部供图

4月1日一大早,天刚亮,闹钟还没响,钟鸿森(ID:33Svan)就醒了。每次心里有事,他就会睡不踏实。当天,他心里的“事”就是要以和平精英职业电竞选手代表身份,参加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比赛场馆“星际战舰”的探馆直播。

在直播中,被问及有没有为今年亚运会做准备时,这位一直渴望为国而战的小伙子说,“最近才刚开始准备,我肯定想出现在这个赛场上,到时候能让五星红旗升起来。”

缘起

缘起

养伤期间,高中生试水电竞

2000年,钟鸿森出生在广州。和很多男孩一样,他从小在电子游戏上“无师自通”。从有记忆开始,家里就摆着一台电脑,通过它,钟鸿森接触到了反恐精英、英雄联盟、红警等多款端游。那时,他学习成绩不错,是家人眼里的乖宝宝,游戏于他只是学习之余用来放松的消遣。

顺利读完小学、初中,钟鸿森进入广州一所私立高中学习。这所学校重点本科上线率很高,但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。学校采取半军事化管理,不能带手机,大家被统一安排住进八人间宿舍,一个月回家一次。从没上过住宿学校的钟鸿森很不适应,再加上新学校离家很远,坐大巴要一个多小时,一切都让他感到压抑。每天晚饭时间,他就用学校的插卡电话给父母、外婆打电话,哭诉想换学校。

就在跟家人“斗争”的过程中,意外发生了。一次体育课上,钟鸿森和同学嬉笑着打篮球,体育老师告诫他们不要闹,容易受伤。话音刚落,钟鸿森就狠狠扭了一下,腿轻微骨折。

在家休养的日子里,钟鸿森有些“放飞”自我。拿到手机后,他下载了几款人气游戏,每天在虚拟世界里厮杀。在一些小比赛上崭露头角后,成都的一家电竞俱乐部向他抛出橄榄枝,欢迎其参加青训。考虑再三,钟鸿森还是放弃了,但他也由此发现了在电竞方面的天赋。

后来,钟鸿森转战另一款 游戏刺激战场,并逐渐萌生了从高中退学,成为职业选手的想法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他主动在社交媒体上搜寻电竞队员招募信息。2018年4月,他的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简历发送到了上海EDG电子竞技俱乐部,没过两天,俱乐部就发来回信,邀请他到上海试训。

展开全文

钟鸿森探访杭州亚运会电竞比赛场馆中国杭州电竞中心。 4AM俱乐部供图

波折

波折

柳暗花明,与老友新队重聚

钟鸿森不是独生子,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作为家里的老幺,刚成年就要离家上千公里,去从事一项听起来不怎么靠谱的工作,父母不太放心。离家前两天,妈妈一直在饭桌上跟儿子说,要不别去了吧。到了离开那天,妈妈还叮嘱钟鸿森,就当去旅游一趟,玩一两个月就回来吧。

然而,钟鸿森一走就是半年多,在俱乐部里,他和冯姝杰(ID:Suk)、吴春剑(ID:晓小剑)、李赫(ID:新赫)组成了固定的四人组,过着单调的生活。每天起床,做瑜伽、训练、吃饭、休息,从早到晚,日复一日。队伍能参加的比赛不多,大都是些直播平台组织的杯赛。2018年6月底,钟鸿森随队拿到了第一个电竞比赛冠军,奖金有5万元。夺冠后,队员们在位于灵石路的基地附近找了家饭店,一起吃夜宵,庆祝了一番。

职业路刚有点起色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因为EDG内部的一些问题,俱乐部决定放弃 刺激战场项目。负责管理的经理给队员开会,通知大家先回去休息,并承诺之后会帮大家找好下家。心灰意冷的钟鸿森收拾东西飞回了广州,从4月15日到12月15日,他不甘心自己的电竞梦只能做8个月。

俱乐部没有食言,2019年春节前夕,工作人员把钟鸿森和其他队员拉进了一个群,表示4AM战队愿意买下四人。巧合的是,4AM的创始人正是钟鸿森的偶像韦朕。就这样,2019年过完春节,钟鸿森再次踏上飞赴上海的飞机,和三个老队友在新队伍重逢了。

钟鸿森收获2020和平精英全球总决赛(PMGC)联赛阶段MVP称号。 4AM俱乐部供图

战场

战场

金色雨落,国际赛场留遗憾

2019年5月,和平精英开始公测,钟鸿森和队友应俱乐部要求,转变成了这款新手游的职业选手。

半年后的12月15日,首届PEL(和平精英职业联赛)总决赛在西安进行。最后一场比赛开始前,大比分领先的4AM已锁定冠军,当局对决只能决定亚军和季军的归属。转播镜头扫到钟鸿森时,他一脸淡定,凯发在线入口,看不出有任何波澜。但他赛后透露,其实当时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还偷偷在肚子里打起草稿,准备上台领奖时说点什么。

成为职业选手后,钟鸿森用了一年半时间捧起一座真正的奖杯,金色雨落下,曾经坐冷板凳,无赛可打的种种画面浮上心头,“终于熬出来了。”他说,这句话是说给队友的,也是说给自己的,“那时候就觉得,这个冠军好像是上天在奖励我们的坚持。”

第二年,四人小队在PELS3赛季再度登顶并出征在迪拜举办的2020和平精英全球总决赛(PMGC)。在联赛阶段,4AM表现亮眼,钟鸿森也收获了MVP称号。然而在最终的冠军争夺战中,4AM不敌另一支中国战队NV-XQF,屈居亚军。

因为疫情,比赛采取线上方式进行,钟鸿森和队友在酒店的不同房间共同作战。结果出炉后,或许是因为没拿到冠军,又或许是因为独自待在房间太久没跟人说话,钟鸿森感觉整个人很压抑,不想再看游戏,只能一个人默默消化这些负面情绪。

吴春剑(左)和钟鸿森是多年的搭档。 4AM俱乐部供图

角色

角色

队内调整,挑大梁担任指挥

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随着时间的推进,战队成员间的心态慢慢发生了变化,一成不变的生活变得有些乏味,大家不满足于现状,开始寻求转变,都想再进一步。队内两名老将冯姝杰和李赫先后转会到了TC和TT。

冯姝杰离开后,队内指挥位置出现了空缺,俱乐部就此询问钟鸿森和吴春剑的想法。在老搭档坦言恐怕难当重任后,钟鸿森主动挑起了大梁,从自由人转成了指挥。

几年并肩作战,两人培养出极大的默契,经常是一个动作一声呼唤就知道彼此想干什么。在吴春剑看来,钟鸿森虽然年龄小,却很沉稳,也很有责任心。不仅在赛场上是这样,在生活中亦是如此。有时队员们出去放松会买奶茶,无论几个人,钟鸿森都会请客,他也不张扬,常常是云淡风轻的一句:“请你们。”

除了俱乐部的兄弟,LGD电竞俱乐部的陈果(ID:酷阿休)与钟鸿森关系也不错,每次两人出去玩,钟鸿森都会先打车到LGD接陈果,散场时再把他送回去。

千禧年出生的钟鸿森还不到22岁,在这个小伙子身上,有一种与年龄不太匹配的成熟。他不用别人督促,该做的事样样不落,不该做的事坚决不碰。每个月80个小时的直播要求,他总是超额完成。即便是娱乐性质居多的直播,他也用心准备,提前想好互动话题。吴春剑评价,他是一个在直播时都很正式的人,有时直播间出现一些敏感话题,虽然说了也没事,但钟鸿森就是能坚持一个字也不提。

钟鸿森很自律,因为面容姣好,身姿挺拔,他被称为“电竞圈男模”。每天晚上,当队友们还在吃夜宵时,“男模”基本已经进入梦乡。队友笑称:“他要保持身材,每天睡得也早。”在钟鸿森的床头摆着几本财经类的书,闲暇时,他还会看些讲经济学或者社会学的视频。他曾考虑过,如果以后有一天不能走职业电竞这条路了,就回去继续完成学业,或者从事金融相关的工作,“想跳出舒适圈嘛。”

训练中的钟鸿森。4AM俱乐部供图

目标

目标

亚运赛场,期待能为国争光

今年杭州亚运会,包括和平精英(亚运版)在内的8个电竞项目将首次成为正式竞赛项目登场,这让钟鸿森很兴奋。从踏入电竞行业的那天起,他就无数次幻想能为国争光。成为选手至今,从未在世界电竞赛事舞台上为国而战成了钟鸿森的一大遗憾。杭州亚运会,他希望有机会弥补。

历时近5年的建设,3月31日,杭州亚运会、亚残运会的56个竞赛场馆全面竣工并通过赛事功能综合验收。4月的第一天,杭州举行了亚运筹办“决胜攻坚”誓师动员大会。同日,钟鸿森和成都AG俱乐部选手刘云雨(ID:司马光)以电竞选手代表身份,参与了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竞赛场馆“星际战舰”的首次探馆。

探馆的通知来得很突然,钟鸿森从经理张琦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,已经是3月底了。3月30日,钟鸿森和张琦从西安基地飞往杭州参加彩排,为探馆直播做准备。钟鸿森开玩笑地说,经过这几年的成长,他已经是“老油条”了,从得到通知到探馆结束,心情都很平静,并没有紧张的感觉。

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4月1日一大早,闹钟响起之前,钟鸿森就早早醒了过来。收拾妥当后,他提前两个多小时出现在了“星际战舰”场馆内。

探馆直播镜头切到钟鸿森时,已接近当日13时。小伙子依旧神采奕奕,说起电竞相关的内容,他口若悬河,提到场馆设施,他也能对答如流。他称,探馆前就有不少粉丝私信提醒他,要做好功课,所以提前看了很多资料。

今年PEL春季赛,因为队员变动和 赛训组调整等多方面的因素,4AM成绩不算出色,钟鸿森自评“表现糟糕”。但这并没有消磨掉他的自信,这次杭州之旅对他而言是一种激励。

“也许一百多天以后,我就在这里打比赛。”到场馆以后,这样的想法会不时出现在钟鸿森的脑海。探馆当天,他留心观察了场馆周围的环境和场馆内的布局等细节,“先熟悉熟悉,提前适应一下,万一到时候我真要来呢。”

新京报记者 赵雪

下一篇:没有了